如果什么时候我不见了,那可能就是死了吧。

你好这里孤舟/真子,只是个讲故事的,没有文笔。
拉灯小能手,开不开车看我的肾(。
感谢每一个关注我、给我意见建议的人。

微博@蓝雨初心_轮回信仰

喻黄w江周w忘羡w郁泪w狗崽w瑞金w雷卡
cp洁癖症很!严!重! 可逆不可拆。
全职高手原著党,动画黑。
不粉叶修。
周叶/叶周、周翔/翔周,这四个cp是雷区,神雷,看到会砍人。

【江周】始.终.

  • 任务目标江x杀手周(爱上杀手梗了,帅死我了……)

  • ooc有,bug有

  • 周泽楷女装有,注意避雷

  • 比较短比较单薄

  • 最后小周之所以那么软……毕竟十多年的感情了,撒撒娇也无可厚非【滚

  • 有个倒叙,可能……会有点难理解?

  • 还是请假的……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手





确定以上注意事项都接受就往下看吧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1.

昏暗的空间里烟雾缭绕,周泽楷皱着眉一言不发。

在这个杀手组织里,周泽楷算得上是一直以来表现最为优秀的杀手,今天终于获准单独行动了。

“小周啊,看在你这么勤勤恳恳的份上,赏你个脸,你给自己取个代号?”

“一枪……穿云?”

“还挺帅气的,那就这个了。这个卡你拿好,用来和组织联系。其它……不用我多说了吧?”

周泽楷沉默着没说话,接过卡之后就再没动静。好在上头习惯了他这幅对人爱理不理的样子,没再管他。

他从小就被这些人收养。

……大概是吧。

他对自己的童年没有任何印象,只知道自己现在身处在一个地下杀手组织中,见到光明的唯一办法,就是不断地杀人,让自己变强。这样的环境让他变得冷血,渐渐忘记了自己的感情。

——代号?

这是他第一次内心有所触动,却想不起来这熟悉的感觉从何而来。“一枪穿云”四个字几乎是脱口而出的。

他沉默了,不是因为不想搭理别人,而是因为在他脑中,另一个名字出现在了“一枪穿云”旁边。

“无浪……”

 

 

 

2.

镜中这个面容姣好的人,此时正拿着唇膏仔细地涂抹。明显是男人的面孔,但艳色的唇膏却没有在男人的唇上留下一丝违和之感。

周泽楷轻轻地抿了抿嘴唇,右手隔着蓬松的裙子确认藏在吊带袜中的尖刀。一切准备就绪,只等猎物上钩。

这是周泽楷来到这里的第二个月,在基本摸清了这里主人的底细之后,他终于决定动手了。这大概是他动作最为拖沓的一次。一枪穿云向来以行动力著称,接到的任务从未失手,下手从来都是快、准、狠,不带丝毫犹豫,不带半点感情。多愁善感,这是作为杀手的大忌。

“咔嗒”一声,门被打开,随即又关上落了锁。周泽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然后转身看向走向自己的人,低低地叫了一声:“江。”

“真漂亮,为我准备的?”江波涛笑吟吟地走上前,忍不住称赞道。

“嗯,喜欢?”

“太喜欢了,小周,你总能给我带来各种惊喜。”江波涛的表情和语气有些暧昧不清,让人捉摸不透。

周泽楷的呼吸有一秒的混乱,但马上被掩饰过去。他走向江波涛,主动把手搭在了江波涛的肩上。

“不过有点可惜,”江波涛突然又开口了,“马上就要脱掉了。”

周泽楷的眼里闪过一丝慌乱,低下头去想吻江波涛,却被人捏住了下巴。

“涂了口红?这我可不太喜欢,擦了吧,以后别涂了。”

“好。”——没有以后了。

周泽楷这样想着,表面上则是乖巧地自己擦去了唇膏。

几乎是在他放下手中的纸的瞬间,江波涛已经凑上来吻住了他,揽着他的腰慢慢倒向了他们身边的床。

——今天这么急?

换在平时,江波涛总要先用言语挑逗一番,弄得周泽楷面红耳赤开始推就了才下口,可今天……

不对,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。

周泽楷被江波涛热情的吻弄得迷迷糊糊的,可本职工作还是不能忘。

因为一时走神,周泽楷并没有回应江波涛。江波涛只好停下来看着他:“怎么了?为什么心不在焉?”

糟了,周泽楷在心底敲响了警钟,不能在这时候掉链子。他红着脸摇摇头,抬起大腿蹭了蹭江波涛的侧腰:“继续。”

好在江波涛似乎没有太在意,开始沿着脖子亲吻舔咬,手上的动作也开始向下移去。江波涛的手终于抚上了周泽楷的大腿。周泽楷把手覆在江波涛手上,在触碰到尖刀的那一瞬间,江波涛立刻把自己撑了起来,周泽楷也抽出了刀,顺势抵在江波涛心脏的位置。这时只要周泽楷稍一用力,刀就会直接刺入心脏。

然而时间却像是静止了一般,江波涛冷静地看着身下的人用刀尖指着自己的心脏,而周泽楷冷眼看着江波涛,手上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。

“不愧是江大老板,警惕性真高。”

不会是因为好奇,还是突然地心软,周泽楷发现自己现在根本不想杀了这个人。这绝对不是他该有的想法。

“小周,这可不像你,你杀人,向来是一击致命的。”

周泽楷愣了神。

他都知道了?

所以一直以来,周泽楷以为自己演得天衣无缝,一个月时间就把对方迷得神魂颠倒,实际上,确实被对方玩弄于股掌之上。

周泽楷一时间羞愧不已,手上握刀的力道又大了些,却迟迟没有捅上去。

“小周,你不是号称执行任务从不失手的吗?”

“我——”

“你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来取悦我,赢得我的信任,不就是为了这一刻吗?”

——是,可是……

“可是你发现你下不了手,你曾以为自己能放下那些奇怪的感情速战速决,但实际上却做不到。”

——对……

“小周,你牺牲了这么多时间,还牺牲了自己的身体……”

“别、别说。”

“小周,你为什么还没发现啊……”

“什么?……”

“你喜欢我。”

——我怎么可能……

这个想法立刻被打断,因为江波涛抓住周泽楷的手往自己心脏的方向用力一扯,换来周泽楷的一声惊呼。

“不要!!”

鲜血顺着刀子滴到了周泽楷洁白的裙子上。江波涛皱着眉将刀拔出来扔在了地上。

周泽楷慌忙地用手压住伤口,想减缓伤口出血。纵然刀口再小再浅,放任它这么流血也肯定不行。

“小周,你哭了……”

“别说话了!去医院!”

江波涛却突然笑了:“一个小口子而已,不用这么紧张。再说,你的任务不是杀我吗?”

“你不能死……不许你再离开我……”

江波涛安抚地握住周泽楷的手,眼神变回了平日的温和。

“你想起来了吧?那些人为了把你培养成杀手,让你接受了洗脑。你把我忘了,可我从未忘记你。”

“我刚刚,想起来了……头疼……”

昔日的记忆涌进脑中,周泽楷再没有了之前的凌厉,只觉得头痛欲裂,心里一直想着的还是江波涛胸口那道伤。

江波涛让周泽楷换好了衣服,才叫来私人医生处理伤口。周泽楷一开始还担心那医生会说什么,不过现在看来江波涛手下的人都口风严实也从不多管闲事,全程认真包扎伤口,眼神歪都不歪一下。

等医生出了门,周泽楷才终于松了口气,江波涛走过去与他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。

“其实还有件事我想提醒你。”

“嗯?”

“你从决定潜伏到我身边起,一直到你动手前,都不是为了调查我或者接近我以便下手吧?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要真想杀了我,哪需要这么麻烦,所以,你潜意识里其实只是想跟我——”

“闭嘴!……”

“这么凶啊,你以前不是还说要嫁给我的吗?”

“明明是你!”

“好好好,是我说的,你还答应了呢。再说,人都已经是我的了,还需要在意这些?”

周泽楷赌气没有理会江波涛,江波涛就又自顾自地说下去:“不过,这是不是说明,你这次任务失败了啊?”

“没有。”周泽楷摇摇头,用手指比了一个打枪的姿势指着江波涛的心脏,“砰!一枪穿心。”

周泽楷掏出手机,发送了一条短信,然后将手机卡取出掰断,扔进了垃圾桶。

反正以后也用不着了。

周泽楷心安理得地窝在江波涛怀里任性地想着。

 

 

——“任务失败,一枪穿云自动脱离组织。”

 

 

 

0.

阳光下,两个天真的孩童笑得正灿烂。

“你是无浪,我是一枪穿云!”

“小周你不要给人乱起代号!”

“水多。”

“谁问你这个了……”

“砰!打中了!”

“哼!你打中了我的心,那你以后就要嫁给我!”

“不、不要……///”

“不行,就这么说定啦!”

“//////////……哦。”(超小声)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一个蜜汁小剧场:

——“任务失败,一枪穿云自动脱离组织。”

“你们觉得,一枪任务失败的几率是多少?”

“……0%”

“……”

“就凭他那张脸,要迷住一个男人不难啊……”

“我怎么觉得我们被耍了?”

“……”

自家杀手跟要被杀的目标私奔了怎么办急在线等!

(你们这群杀手怎么辣么可爱,而且这个管理体系漏洞是不是太大了啊喂?!)

最后问一句:你们觉得会有后续吗?还有,想看车吗? 



补充说明:照道理说,杀手是不能脱离组织的,一旦脱离,就表明这个杀手已经死了,或者会有组织内成员清理那些擅自脱离组织的人。

周泽楷嘛,应该是要遭到围剿了_(:з」∠)_成功率嘛,大概是零。

顺便,杀手之间一般是不会互相认识的,除了掌权的几个,其他人对组织里有多少人、有些什么人、男的还是女的、长什么样、什么背景一概不知。

评论(13)
热度(61)

© 蓝雨初心_轮回信仰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