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什么时候我不见了,那可能就是死了吧。

你好这里孤舟/真子,只是个讲故事的,没有文笔。
拉灯小能手,开不开车看我的肾(。
感谢每一个关注我、给我意见建议的人。

微博@蓝雨初心_轮回信仰

喻黄w江周w忘羡w郁泪w狗崽w瑞金w雷卡
cp洁癖症很!严!重! 可逆不可拆。
全职高手原著党,动画黑。
不粉叶修。
周叶/叶周、周翔/翔周,这四个cp是雷区,神雷,看到会砍人。

【喻黄】月光下(下)-万圣节贺文

  • 一个贺文能拖到现在我也是醉了

  • 因为并不是特别那啥,完全没有打码,会不会被和谐随缘……我好怕……要是被吞了什么的,请你们告诉我,我把文放在那里比较好

  • 你们猜会不会有番外呀?

  • 反正lof的格式我是越来越不懂了

  • 前文走这里:月光下(上) (中)



喻文州知道事情变严重了,只好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走出了城堡,去找黄少天。

 

此时天还只是微亮,森林里还是一片寂静。喻文州闭上眼睛仔细地分辨,却没有感受到丝毫黄少天的气息。

 

这是个不太好的兆头。

 

黄少天从未去过小镇,所以他最有可能待的地方就是森林。小镇上会有人抓捕狼,而且能找到的食物也没有在森林里来得多。所以,如果黄少天不在森林中,那基本就是死路一条。

 

分析完这些,喻文州不禁不了一声冷汗。

 

少天……不在森林中,那么……

 

喻文州不敢怠慢,疾步赶往小镇,只求为时不晚。

 

 

 

 

镇上,几个人在赶着路,有人在巷口交谈,有的小店刚刚开张。

 

一切看起来那么平常。

 

喻文州平息了一下急促的呼吸,走进那家他常去的店。

 

“早上好。”

 

“哟,来了啊!和上次一样?”

 

“嗯。”

 

因为喻文州几乎每次都买一样的东西,店员早就记住了这位熟客。

 

“此次都买一样的,吃了不腻?”

 

“不会啊。倒是你们,每天生活这么平淡,今天没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吗?”

 

店员这才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:“说起来,昨天晚上有人来找过你。”

 

“有人?来找我?”喻文州疑惑,在这个小镇上,除了这个店员,他并没有什么熟人。

 

“是呀!看起来挺凶的,你自己要小心一点。”电源耸着肩膀凑过来,神秘兮兮地压低了声音。

 

“好,谢谢。”

 

喻文州走到店外,叹了口气。消息没打听到,反而知道自己被人盯上了,真是祸不单行。

 

喻文州朝四周望了望,眼前是一个空旷的广场,四条小巷通往不同的方向。如果黄少天要避开人们的视线,必定会选择昏暗狭小人又少的地方。万一就在某条巷子里呢?喻文州似乎是铁了心要找到黄少天,走到最左的一条的巷子中,打算一个角落一个角落地寻找,虽然这方法听起来很糟糕。

 

小镇不大,但喻文州找得很慢很仔细,挨家挨户地询问,但收效甚微。一直到下午,喻文州已经有点筋疲力尽了。

 

又走了几步路,喻文州突然感到一阵眩晕,身子险些栽在地上。这条巷子里没有人家,自然不会有人注意到他,他只有用手撑在墙上才保持住了站姿。

 

喻文州的眼睛有些发红,口中的尖牙似乎也在不受控制地往外冒。他拼尽全力克制住发作的冲动,勉强收住了尖牙。

 

自己已经有段时间没吸血了,是指人血。自从收养了黄少天,喻文州就把吸人血的次数降到了最低,为的是尽量少把人血的味道带回城堡。否则以后恐怕会惹麻烦。

 

没有人血,吸血鬼很难一直保持身体机能,而距离上次喻文州吸人血,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了。

 

再聪明的人,也有失算的时候。喻文州也没想到会在今天支撑不住。怎么办?随便找个人先解决一下?不行,那绝对会被发现的。自己还没找到黄少天,不能被人抓到。

 

喻文州还在脑内做着思想斗争,身后却有声音响起。

 

“找到了!哈哈,原来躲在这了。看你这次往哪跑!”

 

紧接着,喻文州被人揪着领口转回身,然后一拳打在地上。

 

喻文州惊讶地抬头,看到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气势汹汹地站在自己面前。

 

果然,是那帮人。自己每次顺手牵羊都牵走了他们不少钱,有一次差点被发现。现在看来,他们当时确实发现了,来寻仇了。

 

喻文州双手撑地想把自己撑起来,但领头的人抬脚又将他踹了回去:“想跑?做梦!老子今天不把你揍得连亲娘都认不出来决不放你走!”

 

如果是平时,要和这些人正面交锋,喻文州虽然没有完全的把握,但是可以解决掉一两个然后跑走。可现在喻文州连站起来的力气似乎都用完了。一时间,他竟也有些绝望了起来。

 

这么患得患失真的不想自己啊。喻文州自嘲般地感叹着。看起来和他们谈条件是不可能的了,那也就只能认了。

 

喻文州闭上眼睛,希望一切能快点解决。

 

又被人就糊了衣服,往上抬了些许,喻文州感觉自己要被人吊起来了。可是预想中的拳头却没有挥下来。

 

“把他放下。”一个冰冷的声音取而代之传入耳中。

 

谁?这回又是谁?另一个仇家吗?

 

喻文州苦笑着睁开眼睛,看到一个少年站在巷口,和这些男人比起来感觉瘦弱很多,但眼神却比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要锐利,仿佛刀子般要狠狠地割在这些人身上。

 

那个揪住喻文州的男人并未放手,但手上的力道松了些。

 

“哪来的臭小子?口气不小啊!劝你快滚,别妨碍老子做事!”

 

少年看了眼喻文州,和他对视了几秒,目光回到了男人身上,突然打开了话闸。

 

“你们这些人,以多欺少,要不要脸?他现在那么虚弱你们还这样对他,有没有人性?你叫我滚我就滚?哼,我就不滚,我就呆在这,我气死你!喂喂喂!和你说人话听不听得懂?我叫你把他放下!”

 

“呵,你以为……”

 

话没说完,喻文州突然挥手打在男人的手肘上。瞬间的痛感让那个男人松了手,喻文州顺势倒在了地上。

 

男人还未做出下一步反应,少年已经一个箭步冲上去抓住他的手臂把他翻到在地上,狠狠地朝肚子上踩了一脚。男人带来的帮手看见老大被打,也冲上去想以多制少,但是少年的反应速度快得出人意料,一个转身避开了一拥而上的人,顺手抓来一个人甩在那些人身上。

 

“滚滚滚滚滚!别让我再看见你们!”

 

几个人互相拖拽着走了,少年把喻文州拖到墙边靠好,又帮他顺了顺被弄乱的头发,眼眶中有泪在打转。

 

喻文州这下才仔细地看了一下少年的样子,金瞳栗发。

 

“……少天?”

 

恍惚间,这个名字从口中漏出。

 

“少天?是你吗?”

 

呼吸变得急促。

 

少年愣了半响,终于还是点了头。

 

“文州,是我,对不起,我不该自说自话跑出来,害你遇到这样的危险。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,我……”

 

“少天,我没有怪你,但是以后不要再随便离开我了好吗?”喻文州总算是恢复了平日说话的语气。

 

“嗯!……咦?文州你的眼睛怎么这么红?”

 

喻文州赶紧用手捂住了一会眼睛:“没事,就是累了。”

 

“文州,你是不是需要吸血了?你要和我说实话。”

 

“少天……”

 

“诶我知道我知道,要吸人血对不对?我现在也算半个人了,吸我的血也可以的吧!”

 

黄少天轻轻地跪在喻文州面前,很认真地看着他。

 

喻文州现在觉得心口闷得慌,明明不可能有这种感觉。夕阳下,黄少天的眼睛亮晶晶的。喻文州觉得自己要忍不住了。

 

他伸出手拉着黄少天的领口与对方拉近了距离,随后凑上去舔吮对方的唇瓣。

 

很甜,很软。

 

喻文州不免有些贪心,一手环住了黄少天的腰,一手插入发间不让黄少天逃走。黄少天感受到了腰间收紧的力量,有些慌张地扶住了喻文州的肩膀,但是没有用力推开,这无疑是在默许对方继续。

 

喻文州试探着把舌头伸入了对方的口中,在牙齿与嘴唇之间舔舐一圈之后,稍一用力顶开了咬合着的牙关,侵入到更深的地方。柔软的舌面轻轻扫过上颚,又与对方的舌头纠缠在一起。

 

黄少天从没尝试过这种事,只能涨红了脸生涩地回应,唇齿间流出轻微的喘息。

 

“唔……”

 

仅仅是这样,也让喻文州内心愉悦不已,与黄少天的双唇分开又贴紧,如此往复。

 

大概是觉得差不多了,喻文州松口后把唇贴上了黄少天的耳根,沿着脖颈一点点往下,一路吸吮,留下一道红红的印子。虽然很浅,却让那块皮肤显得更加诱人。喻文州一边吸吮着,一边寻找让他下口的地方。黄少天此时却紧张不已,大口地喘着气,双腿一软直接跪坐在了地上,反而方便了喻文州的动作。

 

喻文州双手在黄少天背上轻抚安慰着,将尖牙刺入了泛红的肌肤。

 

“啊呃!疼……文州……”

 

虽然之前有做好心理准备,但突如其来的刺痛,还是让依旧沉浸在之前那个麻酥的吻中的黄少天叫出了声,双手也抓住喻文州的肩膀,身子不自觉的绷紧了。

 

感受到了黄少天的紧张,喻文州松了下口,抬头吻了吻他,轻声说:“别怕,没事的,就这一下。”

 

血液从伤口中渗出来,在它从锁骨旁滑下之前,喻文州用温润的舌头舔干净,然后开始好好享用这份美餐。因为心疼,他强忍住了把伤口撕得更大一些的冲动,一点一点吸取着血液。

 

黄少天在喻文州的安慰下平静下来,才发觉其实真的没有想象中那么疼。而自己居然因为被咬了脖子就这么兴奋,简直丢人。想到这里,黄少天清醒了一些,但还是抵不住身体上轻微的疼痛以及让他觉得羞耻的快感。

 

不知道过了多久,喻文州终于恋恋不舍地松开了嘴,被吮吸过的那块皮肤呈现出暗红色,看起来要好几天才能消掉了。喻文州笑了笑,似乎对自己的杰作很满意。

 

黄少天把头埋在喻文州的颈窝里蹭了蹭,弄得喻文州心里又是一阵痒。

 

“文州……”黄少天闷闷的声音从耳边传来,“怎么样?你……好点了吗?”

 

“嗯,好多了。少天,多谢款待。”喻文州的话语中透露着浓浓的笑意。

 

“靠靠靠,喻文州你不会早就计划好这些了吧?”黄少天又是一阵脸红。

 

“这一幕倒是没想到。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“少天。”

 

“啊?”

 

“回家吧。”

 

 

 

 

回到那座城堡,夜幕也已经降临。

 

喻文州坐在床上背靠着而墙面,手里捧着一本书,黄少天盘着腿坐在他身边。

 

“少熟悉的感觉啊!哈哈果然还是这里更让人安心。文州文州,你难道都不用问我一下之前是怎么回事吗?”

 

“我是怕少天不愿意说。如果少天想说,就算我不问,少天也会忍不住说的吧?”

 

“我靠,喻文州你个大心脏!好吧好吧,其实也没什么。就是在变成人形之前的那段时间,我心情超超超超级烦躁,有时候不受控制地会发脾气……我想我不能给你惹麻烦,于是就跑出去了……”

 

“噗……”

 

“有什么好笑的……我是关心你诶!!!”

 

“好好好,我很开心,谢谢少天,以后不用担心这种事了。”

 

“嗯!那个……文州啊……”

 

“嗯?怎么了?”

 

黄少天朝喻文州边上蹭了蹭,一脸纯良地看着他。

 

喻文州眼底的笑意加深,放下书,又吻上了黄少天的唇。

 

反正离睡觉还早呢,对吧?

 

嘘……

 

夜已深,树林里的那间城堡在月光下显得幽静苍白。


评论(9)
热度(24)

© 蓝雨初心_轮回信仰 | Powered by LOFTER